[关闭]
@RexGene 2016-04-02T14:18:02.000000Z 字数 1587 阅读 1100

第二章 秘密(上)

刃尖上的秩序


傲龙跟傲虎赶到了医院与陈姨会面,记得最后一次跟陈姨见面的时候,是傲龙十八岁那一年,不知不觉距离现在已经有十年时间了。

傲龙慢慢地走到陈姨身旁,只见陈姨低着头,不断地在哭泣。当傲龙准备安慰陈姨的时候,一位医生走了过来问道:“谁是刘振天的家属。”,傲龙走了过去说道:“我是他的长子,我想了解下死因。”

医生回答道:“死者是由于颈大动脉被利物切断,造成失血过多死亡。伤口宽度约15mm,深度约50mm,切面都非常整齐,应该是被利器正面刺入颈部造成的。”

“好的,谢谢你。”,傲龙说完沉思了一会儿。

手续都办好后,陈姨带着傲龙去了他父亲的住处,虽然刘振天是他父亲,但是傲龙从来都不知道他父亲的住处,爸爸这两个字,对于他来说,也是相当的陌生,甚至还没有机会叫过。从小,傲龙的父亲,每个月都会给一大笔零花钱让他们花,但是他们从来都不知道他父亲的钱是怎么来的。而到了今天,傲龙总算有机会去揭开这个答案。

走进屋子后,陈姨开始说道:“平常我每天都会来这里打扫卫生,但是今天过来的时候,我发现大门被打开了,我发现有点不太对劲,就立马跑上书房找老爷,没想到进去后,就看见老爷倒在血泊中,一动不动了......”,陈姨又开始哭泣了起来。

傲龙安抚了一下陈姨,然后走进了书房。在傲龙踏进书房的那一刻,一股血腥味冲进了傲龙鼻腔,地板鲜血与这房间显得额外的不协调。傲龙打算从这房间里寻找出凶手遗留下的线索,但结果一无所获。最后,傲龙把注意力移到了书桌上,在傲龙抽出书桌抽屉的那一刻,意外地发现里面有一本印有特殊图腾的笔记本。傲龙把笔记拿了起来,随意地翻了几页,里面记录的都是父亲前段时间记录下来的日记。为了了解最近发生的事情,傲龙逼不及待地翻到了最后一篇日记:

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晴

时间真的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自己也老了。我最大的孩子应该也有二十七八岁了吧,可是我连他的样子都记不起来了。我不是一个好父亲,除了钱以外我并没有给过我的孩子其他东西。今天在路上我看到一对父子在吃饭,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他们...

现在是时候要结束了,这次的任务将会是我职业生涯里最后一个任务。完成了之后,我觉得我应该是时候去见一下我的那些孩子。一直以来我为了工作而忽略了他们,现在想起来我这辈子究竟是成功呢?还是失败呢?我一直在做的,究竟是为了钱?还是为了那所谓的秩序?以前年轻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很清醒。但到了现在,又开始发现自己越来越迷茫,或许是因为经历多了,很多事情都看透了,之前一直在乎的,其实是次要的,而往往那些被忽略掉的,才是最重要的。生命本来就很短暂,人最终的结果都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我们经历的过程,而这过程也是我们存在的意义。

合上笔记后,傲龙沉思了一会儿,眼角不禁地流下了泪水。当他把笔记放回抽屉的同时,发现抽屉里面还有一把跟笔记本印有相同图腾的利器,傲龙拿在手里仔细地观察,这把利器宽约1.5厘米,长约30厘米,没有柄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捆在手臂上的小机关,而控制这个机关的是一枚小戒子,戒子上绑着一根小引线,连接着机关的开关。傲龙尝试把这装置戴在自己的右手上,装置刚好藏在了手臂下,要是穿上长袖衣服的话,根本不会看出来有任何异样。傲龙把戒子戴上后,尝试性地把手掌轻轻往上张,“磬”地一声,一种利刃划破空气同时伴随着弹簧震动的声音让傲龙愣了一下,因为他感觉到这袖剑弹出的力度已经足以刺穿普通人的皮肤。傲龙小心地把手掌再次往上张,“嗖”地一下,袖剑缩回到了手臂的位置,傲龙看着右手上的这把袖剑,惊讶的同时,嘴角上带有一丝丝的笑容。

当傲龙欣赏着袖剑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医生描述的凶器特征,宽约15mm,刚好跟他手中戴着的这把武器非常相似,但要是如果凶器是他手上的这把袖剑,他放置的位置却明显地非常不合逻辑。傲龙看着手臂上袖剑的图腾符号,心中开始浮现了一丝丝的头绪。而这答案,也许就在父亲的日记本当中。

添加新批注
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,只有你和作者可见。
回复批注